Skip to content

藝術家楊振華作品簡介

  1. 附著物之潛想著  (一中藝術廳、鼎梅藝術廳展出)

本作品為一紙凹版製作的橫式版畫作品,畫面中乍看之下是傳統山水畫的構成,包含山水、草木、點景人物,實際上創作者是在描寫一個生意盎然的水族箱,並結合陸地景觀的超現實作品,創作者利用物件擺放的疏與密、藏與露、虛與實等關係,使畫面中的各物件產生對話,依循著當時創作者的自我心境來造景,構圖中有動有靜而自然生動,雖然是靜態的平面作品,卻隱藏多部故事情節,宛如傳統水墨畫手卷一般,即便取畫面局部,也能獨立成一件小品作品,母魚在底部的水草間孕育小魚,螺類分解藻類,上頭的紅龍像是掠食者盤旋於水族箱上方,形成一個小型的生態圈,其中有生產者、消費者、分解者等,並達成平衡狀態,令人聯想至人類之間複雜的人際網絡,寓意十足。

  1. 苔小盆之二 (一中藝術廳、鼎梅藝術廳展出)

許多人都喜歡養護植物,有時候在生活中已轉為例行公事,每天拔拔雜草,修剪枯枝,是種休閒活動,其實也是靜心的修行。創作者常以一種收藏的態度,直覺的拾撿、蒐集生活中所巧遇的各類物件,如奇石、枯木、文件、老舊玩具、擺飾、容器、植物等,這些在生活軌跡中所收集到的「物」,有些因為外觀特殊、姿態迷人、而散發一股不凡的氣質,有些雖不起眼,但卻具有歷史意義及個人的情感記憶。創作者用版畫記錄了自己收藏的苔類盆栽,雖如實刻畫盆栽、雜草、鑷子,卻不會單調無味,因其飽含了創作者的獨特風格,去除西方透視的扁平化畫面、帶奇幻色彩的插畫性線條,加上肌理豐富的紙板所印出的效果變化,刻劃出平凡生活中小小的趣味性,為一件雅致、輕鬆的紙版畫小品。

  1. 附著物之山水盆景 (一中藝術廳、鼎梅藝術廳展出)

藝術家楊振華喜愛蒐集生活中各類巧遇的物件,如:奇石、枯木、老舊玩具、擺飾等,並以這些物件作為創作的表現元素,記錄自己的生活片刻。作品〈附著物之山水盆景〉,他以如同寫生的方式,試圖呈現蒐藏物的樣貌、姿態與質感,並透過對於山水石林的想像,將物件打造成一幅中式的園林造景。楊振華依循著自我心境,替這些物件創造出獨特的肖像畫,如同將他們永久收藏並封存於畫面中。對他而言,這些物件雖看似平凡不起眼,卻散發著不凡氣質,隱含著歷史與個人情感的記憶。

  1. 夏日水景 (一中藝術廳、鼎梅藝術廳展出)

藝術家楊振華喜愛蒐集生活中各類巧遇的物件,如:奇石、枯木、老舊玩具、擺飾等,並以這些物件作為創作的表現元素,記錄自己的生活片刻。作品〈夏日水景〉,呈現的是一個盆栽造景,圓形魚缸內,養著黑色金魚,裡面擺著沉木與金魚藻,另還有一個裸女瓷器,裸女的姿態愜意且放鬆,營造出沁涼的夏日景象。楊振華依循著自我心境,替這些物件創造出獨特的肖像畫,如同將他們永久收藏並封存於畫面中。對他而言,這些物件雖看似平凡不起眼,卻散發著不凡氣質,隱含著歷史與個人情感的記憶。

  1. 星葉海棠 (一中藝術廳、志浩藝術廳展出)

藝術家楊振華將生活中的物件作為創作題材,作品〈星葉海棠〉,以滿版的海棠葉製造繁盛的景象,覆蓋在海棠葉下方的鸚鵡和山水園林造景則是一方小天地,平靜的畫面象徵在葉子的掩蔽底下,形成一個安適太平的環境。楊振華展現凹版豐富獨特的撕貼肌理,海棠葉上的圓點大小不一的散佈在葉片上,有如繁星滿點,濃淡不同的印墨展現出葉脈的紋路,細瘦的莖將葉片連接起來,營造出日常生活物件中的繁盛愜意景象。

  1. 有象鼻魚的造景缸 (一中藝術廳、志浩藝術廳展出)

藝術家楊振華以日常生活中所收集而來的物件作為描繪對象,記錄自己的生活片刻。作品〈有象鼻魚的造景缸〉,他依循著自我心境作為投射與想像,建造出一個生態造景缸。這個造景缸內沒有過多的裝飾,僅有砂石與一隻獨居的象鼻魚,一顆形狀獨特的山石佇立在魚缸中,幾根清瘦的植物稀疏地生長著。石頭凹凸的紋理,以紙版畫的撕貼技法展現,搭配留白的背景,給人寫意的詩性感受。楊振華以自我的奇想以及日常物件,刻繪自我的情感記憶。

  1. 皇蛾與鹿 (一中藝術廳、志浩藝術廳展出)

西方人將鹿視為吉祥的神獸,也有謙虛與努力的象徵性,因此,有些紳士會在家中牆上掛鹿的標本,作為一種階級與高尚品味的表現,在標本製成後,鹿頭雖變得僵硬,但傲氣依舊,創作者加入一隻皇蛾停在鹿頸間,彷彿紳士領結,皇蛾是體型最大的蛾類,也因其色彩斑斕的特色,時常被做成標本,創作者將鹿與皇蛾雙重元素,進行畫面組構的過程,透過姿態的掌握與表情的刻畫,用類似人物肖像畫,加入獸擬人概念,亦產生一種神秘美感。本作品選用的紙版是一種能製造多種變化又具有韌度的媒材,經過撕、貼、刻、劃後產生的肌理,寫意中又帶有凝練的韻味,創作者企圖藉作品提煉出心中最具詩意的靜物樣貌,並透過版畫的印製將靜物畫中相當重視的象徵意義傳遞出來。

  1. 晶體溫室之一 (一中藝術廳、志浩藝術廳展出)

創作者認為創作的過程是一種對生活的感悟,經過長時間沉澱、萃取,最後提煉出結晶體,此件作品則象徵性地表達了以上對美與創作的想像。這些物件是創作者日常收集而來的,不是昂貴的珍品,卻帶有自身的情感記憶,一面描繪,同時也紀錄下自身的生活片刻,彷彿透過創作與自己的心靈對話。靜物畫一直以來在古今中外都是常見的題材,使用不會言語動作、沒有表情的客觀物體,含蓄地表達創作者的主觀心境,或用象徵手法將生活的哲理與啟示寓於畫面,創作者便擅長藉由版畫創作,將生活中詩意的小角落表現在紙上。作品中晶體的線條分割,也為寧靜的畫面帶來一些平衡感上的動態變化。從畫面中精準地線條,和印面墨色的美妙變化,可看出創作者對版畫技法的精熟。